解釋語言是所有文化基礎整形

王朝賜到任口埤國小3年整形,他的祖先是跟著鄭成功來的漢人,或多或少壓迫了平埔族人,他戲稱自己來到西拉雅部落的學校可能是注定為歷史贖罪。開學前他挨家挨戶拜訪所有學生家長,解釋語言是所有文化基礎,語言一旦消失,就喪失詮釋權。
王朝賜認為,當孩子融入文化,認識自己身世後,由下一代決定要傳承還是遺忘。他說:「如果想要一條彩虹,我們就做一條通向彩虹的道路」,至於要不要踏上這條路,隨各人去。
學生人數不多的口埤國小,校長王朝賜(白髮者)與學生感情很好。(攝影/余志偉)
萬家第三代決定要負起傳承任務
盈穗今年就讀清大人社院學士班,她說「我做每件事情都會想,這對西拉雅好不好」,科系選擇也是考慮到家族裡尚未有人以人文社會學角度研究西拉雅。大姐盈綠補充,「永遠西拉雅number one」,具商學背景的她為了更能確實教導母語,目前正準備報考教育研究所整形。

Posted in 除毛, 電波拉皮 | Leave a comment

不分級的方式教授西拉雅語整形

參加過此營隊學員接著可參加隔年舉辦的「種子教師營」,進而成為族語老師。
此外,協會還聯繫西拉雅部落聚集的學校,加上地方政府的支持,族語老師可利用早自習或課後,在河東國小六溪分校、口埤國小等西拉雅族學生超過半數的學校,整形以混齡、不分級的方式教授西拉雅語,相關繪本教材也隨著教學展開而陸續出版。
扎根了8年,終於在今年,第一所西拉雅實驗小學正式出現。
多年零碎時間的族語教學,從口埤實小開始,首度有了完整課堂和實施有層次教學的機會。口埤國小校長王朝賜計畫,未來將整形成立西拉雅語課程開發平台,提供更多自編教材和教法,方便其他國小老師運用。

Posted in 美白, 肉毒桿菌 | Leave a comment

用鼻孔吹出嘹亮樂音整形

萬家決定把語言復育的重心放在下一代身上整形。他們以萬家第三代為基本班底,召集部落孩童、青少年成立「Onini竹音樂團」,從歌唱中學習西拉雅語,走唱全台乃至於海外。樂團時不時便聚在教會或是萬家自家竹寮裡練習歌曲,也學習演奏傳統樂器如鼻笛,用鼻孔吹出嘹亮樂音。
萬益嘉的兩個女兒萬盈綠和萬盈穗,從4、5歲就跟著父母學唱西拉雅歌曲,大了之後還趁著暑假舉辦西拉雅語國小營隊,可說整個童年和青春都與西拉雅密不可分。她們說,母語運動已經深入萬家第三代的骨髓,變成一種責任、使命,甘願犧牲與同儕玩樂時間,跟父母做運動;一有需要,隨時隨地都可上場演唱。
萬家姊妹與外公萬正雄即興伴奏演唱西拉雅歌曲。(攝影/余志偉)
而從2007年開始,西拉雅文化協會連年舉辦「Musuhapa(西拉雅語「新發芽」之意)西拉雅語言文化營」,廣邀各方人士參與,學唱歌謠、聽講、品嚐風味餐、尋訪山林部落,涵蓋智識到五感層面,用盡所能誘發興趣整形。

Posted in 美白, 肉毒桿菌 | Leave a comment

在樂曲中復興語言整形

山窮水盡時整形,萬益嘉聯繫上在澳洲墨爾本大學任職的荷籍語言學家阿德拉(Alexander Adelaar)。阿德拉主攻南島語言,對西拉雅語興趣濃厚,萬益嘉與阿德拉電子郵件往返了7、8年,終於編撰出多達1,175頁、重達4公斤的《西拉雅詞彙初探~以新港與馬太福音研究為主例》一書,涵蓋三千多組詞彙,這也成為後續族語教材的發展基礎。
在樂曲中復興語言
但是萬益嘉和萬淑娟心底明白,研究歸研究,語言的死活還是繫於有沒有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,這才是真正嚴峻的挑戰。當平日使用中文和台語已經足夠,這對夫妻不斷問自己:怎麼讓族人萌生學習祖先語言的動機?如何說服族人學習一個生活上用不到的新語言整形?

Posted in 玻尿酸, 美白 | Leave a comment

再交由他人將英文譯成中文整形

衝著這股遠房親戚來相會的熟悉感整形,萬益嘉一頭栽入西拉雅語研究。他白天從事音樂工作,晚上獨自一人在房裡暗夜挑燈鑽研資料,一字一字辨認西拉雅語詞,接著用英文解釋,再交由他人將英文譯成中文,嘗試系統化整理出西拉雅語的單字和詞彙。

一點一滴拼湊出來的西拉雅語文巨典書籍《西拉雅詞彙初探》。(攝影/余志偉)
儘管西拉雅語和萬益嘉的家鄉話相似,但發音、文法仍有不少相異之處,加上17世紀荷蘭語拼寫尚未標準化,可能用不同方式來拼同一個音,拼寫的複雜度加劇辨認西拉雅語的困難,更別說文獻中相互對照的可是17世紀的古荷蘭文,而萬益嘉的專業是音樂而非語言學,可謂挑戰重重整形。

Posted in 光療指甲, 淨膚雷射 | Leave a comment

臺灣的競爭條件到底少了什麼肉毒桿菌

這趟公路旅行停留了許多地方肉毒桿菌,共借宿了 8 個不同的澳洲家庭,沿途發現許多問題值得省思,但最讓我不解的問題在於:同是 2,300 萬人口的國家,為何兩者的國民生活品質、工作所得和經濟體規模竟是天差地遠?

臺灣的競爭條件到底少了什麼?差的只是土地和天然資源而已嗎?
思索過後,發現澳洲雖然和臺灣擁有相似的人口數,但這僅是擁有澳洲國籍的人口數字,不包含在澳洲留學、打工度假和工作居留的潛藏人口。光是根據臺灣外交部的統計,自從開放澳洲打工度假以來,臺灣人就已超過 16 萬人申請,並且持續增加中。
這數字還不包含其他國家申請到澳洲打工度假的人民;申請留學澳洲更是形成一股風潮而持續成長,來自不同國家的留學生,一共佔了約 40 萬的總人數。到澳洲打工度假的人民,為澳洲創造了不同產業的經濟產值;由於澳洲學費和消費較高,故而不少留學生亦有兼職打工,也同時為澳洲創造了經濟產值肉毒桿菌。

Posted in 除毛, 電波拉皮 | Leave a comment

忽略台灣該做的文化深度肉毒桿菌

台灣自詡擁有海洋民族的開闊,但往往只見「島民封閉性格」,不見「海島開放自由性格肉毒桿菌」。
和台灣人口差不多的澳洲,成功的原因之一,正是由全世界來澳洲貢獻勞力的潛藏人口,為國內創造驚人的經濟效益,卻不算在國家必須負擔的成本——但如果在台灣呢?
大家只顧著保護自己的工作機會不要受損,卻看不見背後可能的極大利益。而中國旅遊團也只顧著「保護看似龐大的利益」,而忽略台灣該做的文化深度。
應已在澳洲定居的朋友多次邀約,7 月底到澳洲玩了一趟,前後在澳洲待了 17 天。朋友的規劃是以布里斯本為北端起點,沿著東岸公路開車南下到不同鄉鎮城市停留,並借宿不同的親友家,開車最南到雪梨後,再折返往內陸回到布里斯本肉毒桿菌。

Posted in 美白, 肉毒桿菌 | Leave a comment

窮人的孩子極少能出頭天肉毒桿菌

肯打拼就能出頭天肉毒桿菌?或許對少數人而言是如此,但對大多數人而言,家境決定了一生成功與否。雖然這樣說很現實,但若回想從小的成長環境,你會發現今日的成就與父母的栽培有莫大關聯,這就是社會學所談論的「階級複製」概念──有錢人的孩子有較多的人脈和成功機會,窮人的孩子極少能出頭天。
來自紐西蘭的網路漫畫家Toby Morris是The Wireless網站的專欄漫畫家。他開設的「筆劍浮世繪」(THE PENCILSWORD) 專欄,主題雖為紐西蘭的社會觀察,但亦能套用到世界許多國家的現況,本篇漫畫即是其中之一。就讓我們一起欣賞這篇非常「生動」的漫畫肉毒桿菌!
譯註:
1. 本篇原文標題 On a Plate按字面說法是「在盤子上」,但其實意思是「輕易獲得」,就好像有人放在盤子上端給你一樣簡單。
2. 最後一句理查說的是 “No one ever handed me anything on plate.“,此處的 hand sth to sb on (a) plate 意思就是讓某人輕易獲得某東西,但如果按照字面說法,就變成了「從來沒有人把東西用盤子端給我」,很諷刺地呼應了最後一張圖。

Posted in 肉毒桿菌, 脈衝光 | Leave a comment

我要告訴他該怎麼辦肉毒桿菌

我冷冷地回答:「肉毒桿菌我們是有一些別人還沒做的想法,但如果我今天公開講出來,第一個做出來的也不會是你,可能是韓國的三星。所以你想聽的話,會後私下來找我。其次,即便做出了新的硬體,也並不代表雲端產業的前途在這裡。」
聽完我這番話,廠商相當沮喪,「照你這麼講,我們這些硬體廠商的前途在哪裡?」我先轉頭問主席:「請問我們今天是要講好話,還是講實話?」主席苦笑著說:「你有不講實話的時候嗎?」我微笑回頭,給了提問的廠商一個當頭棒喝:「我老實跟你說,臺灣的硬體廠商沒有前途了!如果你守在代工的話,就是等誰最後死。雲端產業本來就是讓硬體變得不值錢。」

當然,我不是罵完就算了,我要告訴他該怎麼辦:「所以你們最好的策略是什麼呢?就是趁你現在銀行裡還有很多錢的時候,把它拿出來投資在新興的軟體及服務業上。這就是臺灣硬體廠商最好的前途,不要死守在硬體上面肉毒桿菌!」

Posted in 玻尿酸, 美白 | Leave a comment

問題是都賣不出去肉毒桿菌

在分組討論時,肉毒桿菌我針對大家預想的硬體架構,相當直接地講出想法:「這種硬體架構沒有前途,因為它不會有很大的市場。需求大的人,要不就自己建,要不就要求廠商針對它的需求從頭設計;需求小的人就去租,所以不是根本沒有人買,就是買的人很少。」
這是因為臺灣廠商做代工做習慣了,通常都是別人要什麼就做什麼,根本沒有能力去賣別人本來沒有想要的東西。不同於在業務銷售方面非常強的某些外商,再爛的東西也推銷得出去。臺灣廠商缺乏這方面的專長,所以我認為臺灣廠商在這方面根本沒有前途。

果不其然,在成果發表當天,聽眾裡的從業廠商質疑:「你們講的這些,臺灣現在已有很多人在做了啊!問題是都賣不出去,我們只希望你們能告訴我們,究竟還有什麼是別人還沒做的,我們趕快去做肉毒桿菌!」

Posted in 光療指甲, 淨膚雷射 | Leave a comment